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逆水而上

看哪,我来像贼一样。那警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见他羞耻的有福了!

 
 
 

日志

 
 

没有穿礼服的人  

2013-05-05 14:31:49|  分类: 福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穿礼服的人 - yonggan144000 - 逆水而上
 

太22:1-14)

  婚礼礼服的比喻向我们阐明一项极关重要的教训。婚礼象征人性与神性的联合,婚礼礼服象征一切被认为有资格参赴婚礼之人所必须具备的品格。

  这个比喻正如大筵席的比喻一样,乃是说明福音的邀请被犹太人所拒绝,以及恩召的被传到外邦。可是这个比喻也进一步说明那些拒绝邀请之人所作的更甚的侮辱,以及随之而来的更可怕的刑罚。赴筵的呼请乃是发自一位君王。这邀请是出于一位具有颁布命令之权威的主,而且予人以无上的光荣。然而这种光荣却未受重视。王的权威反而被藐视了。以前家主的邀请不过被认为是无关重要的,可是这次王的邀请却遭遇到侮辱与谋杀。他们轻蔑地对待他的仆人,凌辱他们,甚至杀害他们。

  那位家主见自己的邀请被人轻视,便宣布那些先前所邀请的人没有一个可得尝他的筵席。但对于那些藐视王的人,他不但下旨不准他们觐见与赴宴;“王……发兵除灭那些凶手,烧毁他们的城。”

  在两个比喻中都已为筵席找到了宾客,不过后者说明凡来赴席的人必须事先有所准备。凡疏忽这项准备的人都要被丢在外边。“王进来观看宾客,见那里有一个没有穿礼服的;就对他说:朋友,你到这里来,怎么不穿礼服呢?那人无言可答。于是王对使唤的人说:捆起他的手脚来,把他丢在外边的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

  赴筵席的邀请这时已由基督的门徒发出去了。我们的主先派遣十二位使徒,以后又差遣七十个人宣布上帝的国近了,并劝人悔改信福音。可是这个呼召无人理会。那些被请的人并没有来赴席。后来仆人们又被派遣出去说:“我的筵席已经预备好了;牛和肥畜已经宰了,各样都齐备:请你们来赴席。”这是在基督被钉十字架之后传给犹太国的信息;可是这个自命为上帝选民的国家,却拒绝了那借圣灵的力量所传给他们的福音。许多人是以最轻慢的态度拒绝的。其它的人则因救恩的赐与━━就是因饶恕那拒绝荣耀之主的罪的赐与而激怒,遂转而加害于宣传这信息的人。于是教会“大遭逼迫。”(徒8:1)许多男女信徒被下在监里,还有一些主的使者,如司提反和雅各,都被处死。

  犹太人便这样肯定了他们对于上帝恩典的抗拒。基督在比喻中已经预先说明这事的结果。那王就“发兵除灭那些凶手,烧毁他们的城。”这个宣判终于在耶路撒冷的毁灭与全国的分散时落到犹太人身上了。

  第三次赴席的邀请象征福音传给外邦人。王说:“喜筵已经齐备,只是所召的人不配。所以你们要往岔路口上去,凡遇见的,都召来赴席。”

  王的仆人就出去到大路上,“凡遇见的,不论善恶都召聚了来。”可见那是一班混杂的群众。其中的人对婚筵主人的看法并不比那些拒绝邀请的人更好。前一等被请的人认为不值得为赴王筵而牺牲属世的利益。而这些接受邀请的人中也有一些只顾到自己利益的人。他们来是要享受一次口福,并不是存心要尊敬王。

  及至王进来观看宾客时,各人的真相便显露出来了。原来王为每位赴席的宾客各预备了一件礼服。这是王的恩赐。宾客穿了这件礼服,就表示是敬重筵席的主人。但是有一个人却仍穿着他普通市民所穿的衣服。他不肯遵照王所命定的从事准备。他不屑穿上那用重价为他预备的礼服。因此,他侮辱了他的主。对于王所问的:“你到这里来,怎么不穿礼服呢?”他无言可答。他已经定了自己的罪。于是王说:“捆起他的手脚来,把他丢在外边的黑暗里。”

  王视察赴宴的宾客乃是象征审判的工作。参赴福音筵席的宾客就是一切自称是事奉上帝的人,他们的名字已经写在生命册上。可是凡自称是基督徒的人,并非都是真正的门徒。在颁发最后赏赐之前,必须先决定谁配承受义人的基业。这个问题在基督驾着天云第二次降临之前必须确定;因为当他复临时,他也要带他的赏赐来,“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他。”(启22:12)因此在他降临之前,各人所行之事的真情实况都已确定了,同时也必按照每一跟随基督之人的行为分配他的赏赐。

  这种查案审判的工作,乃是当人还住在地上的时候在天庭中进行的。凡自称是相信上帝之人的生活都要受到上帝的审查。人人都是根据天上案卷的记录受审查;各人的命运也必根据他的行为而作永久的决定。

  比喻中的礼服是象征那真正跟从基督之人的纯洁无疵的品格。教会“蒙恩得穿光明洁白的细麻衣,”“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启19:8;弗5:27)圣经说这细麻衣“就是圣徒所行的义。”它也就是基督的义━━就是他自己那无瑕疵的品德,也要藉着信心分赐与凡接受他为个人救主的人。

  当初上帝将我们的始祖安置在圣洁的伊甸园时,他们所穿的,就是这洁白无罪的外袍。他们乃是在与上帝旨意完全相符的景况中生活着。他们所有热切的爱情都是献给他们天父的。那时有和美的光辉━━上帝的光辉━━掩覆着这一对圣洁的夫妇。这光明的外袍象征他们属天的圣洁无罪的灵性衣袍。倘若他们永远效忠于上帝,这外袍也就要永远覆庇着他们。可惜在罪侵入之后,他们便与上帝断绝了关系,而那环绕他们的光辉也就从此消失了。他们既已赤身露体,又自觉羞愧,便设法用无花果树的叶子编成裙子来代替天上的外袍遮身。

  自从亚当、夏娃违命之日起,直到如今,所有干犯上帝律法的人都曾采用这样的办法。他们用无花果树的叶子编成衣服来遮盖罪恶所带来的赤身露体。他们穿上了自己所设计的衣服,就是想靠自己的功劳来掩饰自己的罪,以求得蒙上帝的悦纳。

  其实这是他们永远作不到的事。人所设计的一切办法,没有一样足以代替他所失掉的无罪的外袍。凡与基督和众天使在羔羊的婚筵上一同坐席的人,决不会穿着什么无花树叶编成的衣服,或任何属世身份的服装。

  惟有穿上基督亲自所预备的外衣,才能使我们有资格来到上帝的面前。基督要将这外衣━━他自己的义袍━━披在每一个悔改相信的人身上。他说:“我劝你向我……买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耻不露出来。”(启3:18)

  这一件由天上机杼织成的衣袍,其中没有一丝一缕是出自人的心裁。基督在他的人性上已成就了完全的品格,他也要将这品格分赐给我们。“我们……所有的义都像污秽的衣服。”(赛64:6)凡靠我们自己能力所行的每一件事,总不免要受罪的玷污。可是上帝的儿子“曾显现,是要除掉人的罪;在他并没有罪。”而罪的定义就是:“违背律法。”(约壹3:5,4)然而基督已经服从了律法的每一项条文。他论到自己说:“我的上帝啊,我乐意照你的旨意行,你的律法在我心里。”(诗40:8)当他在世的时候,他曾对门徒说:“我遵守了我父的命令。”(约15:10)他已藉着他完全的顺从使每一个世人都可能遵行上帝的诫命。当我们归顺基督时,我们的心便与他的心合而为一,我们的意志便合并在他的意志之中,我们的心意就和他的心意联合一致,我们的思想也要归服于他;我们也就要度基督所度的生活了。这就是穿上他义袍的真义。这样当主来察看我们时,他所见到的既不是无花果树叶子编成的衣服,也不是罪恶赤裸的丑态,而是他自己公义的衣袍,也就是对于耶和华之律法的完全服从。

  参赴娶亲筵席的宾客被王检阅了。惟有那些服从他的条件并穿上礼服的人,才得蒙悦纳。凡在福音筵席上作客的人也是如此。人人都要受到大君王的仔细检查,而且惟有那已穿上基督义袍的人才能得蒙接待。

  义就是合理的行为,人人都要根据自己的行为受审判。我们的品格乃是在行为上表现出来的。行为能显明信心的真伪。

  我们仅仅相信耶稣不是欺骗人的,圣经不是乖巧捏造的虚言,这是不够的。我们可能相信除了耶稣以外,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人可以靠着得救;但我们很可能并未因信而接受他为个人的救主。仅仅相信真理的理论是不够的。我们仅在口头上承认相信基督,并将名字记在教会名册上,也是不够的。“遵守上帝命令的,就住在上帝里面;上帝也住在他里面。我们所以知道上帝住在我们里面,是因他所赐给我们的圣灵。”“我们若遵守他的诫命,就晓得是认识他。”(约壹3:24;2:3)这才是悔改的真实凭据。不论我们口头的表白如何,如果不在正义的行为上表显基督,这一切都等于零。

  人必须将真理种在心里。真理要管制我们的心志,调节我们的感情。整个人格必须印证上帝的话语。上帝圣言的一点一画必须实施在日常的生活行为之中。

  凡与神性有分的人,就必与上帝公义的伟大标准,也就是他神圣的律法谐和一致。这就是上帝用来衡量人行为的准则。这也必作为审判中各人品格的考验标准。

  有不少的人声称律法已因基督的死而作废了;可是他们这种说法恰与基督自己的话相反,他说:“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太5:17,18)基督舍去自己的生命,乃是要为人类的违背律法赎罪。假若律法可能更改或废去,则基督就不需要受死了。他藉着他在世上的一生尊荣了上帝的律法;又藉着他的死坚定了律法。他舍弃自己的生命作为牺牲,并不是要破坏上帝的律法,也不是要创立一种较低的标准,乃是要维持正义,证明律法是不可更改的,并且要使律法坚立,直到永远。

  撒但曾宣称世人不可能遵守上帝的诫命;不错,我们若靠自己的力量,原是不能遵守这诫命的。但是基督已经以人的形体降世,而且藉着他完全的顺从,证明人性若与神性联合,就可以遵守上帝典章中的每一条。

  “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作上帝的儿女。”(约1:12)这种权柄并不在于人类本身;这乃是上帝的能力。一个人接受了基督的时候,他就接受了能力去度基督所度的生活。

  上帝要他的儿女达到完全的地步。他的律法乃是他自己品德的副本,也是一切品格的标准。这无限的标准被提供在众人眼前,就可以使人无误地看明上帝究竟要怎样的人来组成他的国度。基督在地上的生活乃是上帝律法的完美表现,凡自称为上帝儿女的人在品格上变成基督的样式时,他们也必遵从上帝的诫命。这样主才能信任他们为组成天上家庭的分子。他们既穿上基督光荣的义袍,就得以在王的筵席上有分。他们有权可加入那被血洗净的群众中。

  那不穿礼服来赴婚筵的人象征现今世上许多人的情形。他们自命为基督徒,并自认有权享受福音带来的恩惠和权利;可是他们却不感觉有改造品格的需要。他们从未经历真正的悔罪。他们既不感觉需要基督,也不用信心来倚靠他。他们还没有克制自己先天和后天的作恶趋向。然而他们却以为自己已是足够良好的了,于是他们便依仗自己的功德,而不靠赖基督。他们只是听道的人,虽然前来赴席,却没有穿上基督的义袍。

  许多自称是基督徒的人不过是人间的道德主义者。他们弃绝了那唯一能使他们藉以在世人面前表现基督而尊敬他的恩赐。圣灵的工作对于他们,乃是一种奇异的工作。他们不是真道的实践者。那辨明谁是与基督合一,谁是与世俗一致的天国原则,竟成为几乎无法辨识的了。那般自称是跟从基督的人已不再是作特选的子民了。那划分的界线已模糊不清了。人们正在顺从世界及其所有的风俗、习惯和自私自利的作风。正当世界应该跟从教会来遵守律法的时候,教会反倒跟随世界去干犯律法了。教会正日复一日地被世界所同化了。

  这些人都指望因基督的死而得救,但他们不肯过他那种自我牺牲的生活。他们褒扬白白得来恩典的丰盛,并企图以公义的外表作掩饰,希望藉此遮盖自己品格上的缺点;但到了上帝的大日,他们所有的努力都必归于徒然。

  基督的义决不会遮盖一项怀存的罪。一个人可能在心中犯罪;但如果他没有表露在外的具体犯罪行为,世人仍要认他为非常正直的人。但上帝的律法洞察心中的隐秘。每一次的行动都要凭那引起它的动机来判断。惟有那能符合上帝律法之原则的行为,才能在审判中经得起考验。

  上帝就是爱。他已在赐下基督的事上表现了他的爱。当他“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的时候,他并没有向他所赎回的基业保留什么。(约3:16)他将全天庭都给了我们,使我们可以从而取得力量与功能,以免被我们的大仇敌击退或战胜。但是上帝的爱并不使他原谅罪恶。他没有原谅撒但的罪;也没有原谅亚当或该隐的罪;照样,他也决不原谅任何其它世人的罪。他决不至于对我们的罪佯作不见,或不注意我们品格上的缺点。他指望我们奉他的名得胜。

  凡弃绝基督之义的恩赐的人,事实上就是弃绝了那能使他们成为上帝儿子的品格之特质。他们也就是弃绝了那能使他们有资格参加婚筵的唯一礼服。

  在比喻中,当王问道:“你到这里来,怎么不穿礼服呢?”那人无言可答。审判大日的情形也将如此。人们现今或许还可原谅自己品格上的缺点,可是到了那天,他们就无可推诿了。

  现代一切自称是属于基督的教会都享有最高的权利。主已在日益增多的真光中向我们显现。我们所享有的权利远超过古代上帝百姓的权利。我们不仅持有昔日交付以色列人的大光,而且还拥有那借基督赐给我们的伟大救恩的更多凭据。那对犹太人只是表号和象征的,如今对我们成了实体。他们仅有旧约的历史;我们非但有旧约,而且还有了新约。我们有确实的保证证明救主曾经降世,曾经被钉十字架,又复活,并在约瑟裂开了的坟墓外宣称:“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由于我们对基督和他的爱所有的认识,上帝的国可算是已经降在我们中间了。基督经常在讲道中向我们显现,并在歌咏中向我们显现。那属灵的筵席已经丰丰富富地摆在我们面前。那用无限代价购备的婚筵礼服已白白地送给每一个人。上帝的使者已向我们解说基督的义,因信称义,上帝圣言中又极大又宝贵的应许,因基督而得以自由地就近天父,圣灵的安慰,以及在上帝的国里承受永生的可靠保证。试问:上帝在摆设这大筵席━━就是天国的盛筵上,还有什么是他能作而还没有作到的呢?

  服役的天使在天上宣告说:那委托给我们服务的工作,我们已经作成了。我们已经击退了恶天使的军队。我们已将明光照入人心,提醒他们对那表现在基督身上的上帝之爱的记忆。我们已经引起他们仰望基督的十字架。他们的心因感觉那钉死上帝儿子的罪而深自咎责。他们觉得有罪了。他们也看明悔改过程中所应采取的步骤;他们感觉到福音的大能;当他们看到上帝慈爱的甘美时,他们的心软化了。他们看到了基督品德的优美。可是对多数的人,这一切都归于徒然。他们不肯放弃自己的习惯和品性。他们不肯脱去属世的服装,以便披上属天的外袍。他们的心已耽于贪婪。他们爱属世的社交过于爱他们的上帝。

  那作最后决定的日子乃是严肃的。使徒约翰在异象中描写道:“我又看见一个白色的大宝座与坐在上面的,从他面前天地都逃避,再无可见之处了。我又看见死了的人,无论大小,都站在宝座前。案卷展开了,并且另有一卷展开,就是生命册。死了的人都凭着这些案卷所记载的,照他们所行的受审判。”(启20:11,12)

  当众人面对着永恒之将来的那一天,他们的回顾该是何等的悲惨啊!那时人全部生活的真相要显明。世上的宴乐、财富和尊荣,在那时就不会再显得重要了。那时众人要认清,惟有他们所轻视的义才是有价值的。他们也要看出他们曾在撒但的骗诱之下误造了自己的品格。他们所拣选的服装正足以标明他们是忠顺于那叛逆魁首的。那时他们就要看出自己所作选择的后果。他们也必认识违犯上帝诫命的真义究竟是什么。

  将来决不会再有宽容的机会给人为永恒作准备。我们必须在今生穿上基督的义袍。现在乃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可以造就品格,准备进入基督为凡遵守他诫命的人所预备的家乡。

  我们的恩典时日很快就要结束了。末日近了。有警告向我们发出:“你们要谨慎,恐怕因贪食醉酒并今生的思虑,累住你们的心,那日子就如同网罗忽然临到你们。”(路21:34)务要谨防,以免那日临到而你尚未作准备。也要谨慎,免得王在筵席上发现你没有穿礼服。

  “你们想不到的时候,人子就来了。”“那儆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见他羞耻的,有福了。”(太24:44;启16:15)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